长三角议事厅城市产业新宠元宇宙的AB面

2 月 18 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以 元宇宙 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 提示》,警示以元宇宙投资项目为名目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的违法犯罪活动。

元宇宙的铺开,就像十年前“互联网+”、五年前“AI+”,迅速从前沿概念转变为流行语,在资本市场中掀起波浪。

元宇宙的矛盾,又像比特币、NFT、区块链一样,面临两级分化的评价。比如扎克伯格all in 元宇宙,但在比特币上反复横跳的马斯克则公开质疑元宇宙。

在国内,经过2021一年的发酵,被不断讨论的元宇宙开始被各大城市频频点名,迅速获得城市官方的接纳。

去年年底以来,元宇宙现身于多地政府工作报告、产业规划,跻身于重点发展、重点培育的产业中。很快,各地还在拼速度,争取拿下更多的元宇宙第一。诸如第一个元宇宙产业园、第一个元宇宙生态大会等。

元宇宙比人们想象速度更快的渗透业界、学界、乃至地方城市。疑惑也伴随热度而来。当城市布局元宇宙产业时,究竟在布局什么?宣布入局元宇宙的企业,又在做什么?

不过,随着各路巨头入局,这些全球、全国闻名企业在揽收元宇宙热度时,多少也为元宇宙的可信度提供了背书。一家又一家的企业宣布入局,股市随之起伏。我们尚未走进元宇宙,但元宇宙已经走进了现实。

2021年3月,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罗布乐思(Roblox)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5月,微软表示正努力打造 “企业元宇宙”。 10月,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更名为“元”(Meta)。

2021年初,社交软件soul宣布打造社交元宇宙。8月,海尔发布首个智造元宇宙平台,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12月,百度发布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

一批业界大拿、投资人士发声认为元宇宙和web3.0紧密相关,是下一个时代风口。

两三年前,那些讨论各大城市错过互联网风口的声音尚未走远。及时抓住战略性新兴产业就像城市经济头上的紧箍咒,如果元宇宙真是的未来重大趋势,头部城市必不可错过。

可以观察到,去年年底至今年开年,各地城市开始对元宇宙有所表态,继而争相推进。

2022两会期间,上海市徐汇区、深圳福田区、安徽合肥、湖北武汉、四川成都将元宇宙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同时,元宇宙还出现在上海、浙江、江苏无锡等地的产业规划中。

例如,2021年末《上海市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能的前瞻研发,推进深感交互的新型终端研制和系统化的虚拟内容建设,探索行业应用”。

2021年12月,上海市委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相交互的重要平台,适时布局切入。

例如,徐汇区举行元宇宙产业龙头企业闭门研讨会,座上宾包括浦江实验室、树图区块链研究院、中国信通院华东分院、华为、腾讯、阿里、商汤、网易、米哈游、莉莉丝等机构与企业。宝山区举行了元宇宙的专家研讨会暨产业链对接会,区相关部门单位及40多位企业代表参加会议。虹口区成立了元宇宙产业党建联盟,包括九家单位。

杭州有元宇宙专委会;南京江北新区有元宇宙生态创新联盟;无锡也有元宇宙创新联盟,并挂牌无锡市元宇宙产业园。

近日,首个全国性的元宇宙社团机构——中民协元宇宙工委宣布了会员名单,囊括了12位院士(多为外国国家工程院的外籍院士)、72位智库专家(含大厂专家)。相关报道称,工委揭牌会议上,由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皇甫晓涛发布全球第一个元宇宙学理论框架。另外,清华大学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也已发布至2.0版本。

回到元宇宙的概念,从上世纪开始,人们已经对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虚拟世界有所想象。这个虚拟世界既与真实世界有所联系,但又不完全相同,甚至人们可以使用数字身份开始第二人生。科技界从业者、科幻小说拥戴者给了它很多名字,比如全息网络、全真宇宙等等。

如今元宇宙从极客的世界走进主流,代表了人们对于这类虚拟世界想象的合集。要实现它,则涉及到与建立虚拟世界相关的所有行业,包括网络、硬件、软件、内容及应用各环节。

有关技术如云计算、XR扩展现实、人工智能、三维引擎、区块链、物联网、流媒体技术等等,如果要实现感知,还要涉及生命科学。

正如中国信通院华东分院总工程师廖运发 所说,如果将过去几十年的信息技术变革比作点状突破,那么,元宇宙所描述的是各类前沿信息技术的融合式创新。

实际上,上述前沿技术在近年均被视为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原本就是城市重点发展的赛道。对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产业,上海、深圳、杭州等都发布过不少扶持政策,甚至已形成产业集群。

因此,看起来缥缈元宇宙,如果将其拆分,仍是熟悉的面孔。涉及的诸多技术,也一直在探索路上。全息技术曾经让邓丽君再次出现在卫视晚会上,一些购物APP已上线虚拟试穿功能,Google眼镜也曾昙花一现。

在城市层面,近几年的热点——数字孪生城市,其理念也与元宇宙有相通之处。它代表城市数字化的理想境界——在数字世界中建造一个孪生的虚拟城市。这直接称为“城市元宇宙”也未尝不可。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两年的长三角,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战略地位很高、推进力度也很大。2020年底,上海公布的《关于全面推进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意见》就指出,“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是面向未来塑造城市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之举”。对应的,浙江上下也在推动数字化改革。江苏则推进数字化转型。

各地都渴望在数字时代率先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规则。包括数字化政府、数字化治理、数字化产业等等,试图将数据这一新的生产要素赋能至城市的各领域。

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海等城市对元宇宙接纳迅速,并不难理解。元宇宙也被融进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大盘子”中,正如上海市经信委在谋划2022年产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所表述的——紧扣城市数字化转型,布局元宇宙新赛道,开发应用场景,培育重点企业。

从未来看,元宇宙如同灯塔,可以代表多种信息技术融合发展一种方向。这是元宇宙的A面。翻转到B面,热潮之下,这个抽象的美梦更成为收割流量的利器。

2021年底,百度发布国内第一款元宇宙产品——希壤,备受期待。但发布后,用户发现在其中只能捏脸、行走、参加会议,并且画面粗糙、卡顿,时常穿模。最后普遍评论不高,AppStore分数下滑到2分左右。

希壤诞生的契机是疫情下百度AI开发者大会需要线上开展,而适逢元宇宙概念风靡,百度索性推出元宇宙产品。最终,希壤的主要功能仍是开会。百度副总裁马杰 表示 ,“希壤目前是一个负6.0版的元宇宙产品”。

在希壤被网友吐槽时,今年2月,浙江衢州发布了数字藏品(NFT)“衢州城市经典”。策划此次活动的衢州市城市品牌工作专班的相关负责人郑琪洁直言,目的在于让更多人了解衢州。“我们并不非常了解NFT,但我们坚信这是城市宣传的一种新形式。”郑琪洁 表示,策划之初就将目标定为拿下“首个城市数字藏品”的头衔。不到1个月,活动完成了从策划到问世。

相关人员提到,衢州还将继续利用数字藏品乃至元宇宙概念,继续进行城市品牌宣传。有可能将今年9月的祭孔大典搬上“元宇宙”。

不能说百度、衢州之举纯是噱头,毕竟希壤中召开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被业界认为仍有诸多亮点,而衢州原本想要的就是宣传效果。但元宇宙概念被泛用、滥用的现象的确存在。希壤不是元宇宙,祭孔大典也不会被搬上真正的元宇宙(这在今年九月前还诞生不了),而衢州大约是想将祭孔大典线上化或虚拟化。

从腾讯到王老吉,都在申请元宇宙的相关商标,比如前者的qq元宇宙、后者的刺柠吉元宇宙。还有多家车企申请元宇宙商标被驳回。

产品层面,海尔发布智造元宇宙平台、soul提出社交元宇宙、德必推出元宇宙园区,另外上海还成立了元宇宙医学联盟(IAMM)。

这些多少有着旧酒装新瓶的意味。比如海尔原本就在衣联网上深耕多年,还开发有AR操作培训;soul做的是线上兴趣社交平台;德必发力数字化园区;元宇宙医学联盟更是基于5G远程医疗的业界趋势。

真正的、有统一入口的元宇宙十分遥远,很难想象这是否能由某一家企业搭建成功。在短期内,更多的情况是“你有你的元宇宙,我有我的元宇宙”——彼此处在数字化的大潮中,深耕各自的行业,借机在线上线下的融合场景上做延伸。

说到底,新瓶的包装或许比旧瓶更吸引人,甚至引发冲动消费和众人叫好。但无论对于卖酒的人还是为酒买单的人,最终重要的仍是酒。

一个轮回是,VR虚拟现实在约十年前也曾引发投资热潮。在新的元宇宙概念下,从2021年初至2021年9月,中国新增超3300家VR相关企业,平均每天新增超12家。而十年前的那批VR企业,大部分都倒下了。

“长三角议事厅”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发起。解读长三角一体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线调研报告,呈现务实政策建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