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7日

米乐m6_米乐m6网页版app下载

♠《米乐m6》提供的赛事有欧洲杯、国足、NBA、CBA、篮球、欧冠、亚冠、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欧洲国家联赛、世界杯、足球、综合体育等赛事。

元友荟对话董浩:创作者平台是游戏引擎在元宇宙中最大的机会

游戏引擎是游戏产业最底层技术,如今被赋以“元宇宙筑梦师”的地位,因为它是被认为是构建3D可交互实时渲染虚拟世界的基础、通向虚拟世界和元宇宙的基石——它的存在,将辅助现实世界和虚拟人重现于虚拟世界中。

红杉、黑石、KKR等大型资本,以及腾讯、微软等巨头,都在加码布局游戏引擎,以完善其元宇宙布局的框架。

董浩,C2engine创始人,具有十多年VR和游戏行业从业经历,早年在完美世界研究中心工作,2010年创立OEMgame,2016年创立C2engine。C2engine早年致力于对标全球最热门的三维仿真引擎“Unity”,并获得张江国资、联创永宣等机构的投资。

董浩在接受元友荟《元连线》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机会是转变为元宇宙的内容创作者社交平台。”

元连线:游戏引擎是元宇宙中的基础建设,近期市场热度比较高,从您的角度看,这个赛道还有什么机会?

董浩:其实游戏引擎行业已经比较固化,新引擎在这个领域不一定有什么机会。通用引擎这块市场份额较多的是Unity,其次是一些游戏公司会有一些自研引擎,但不对外开放。另外,html5游戏也有一些公司在做。市场方向主要是这三块。

元连线:固化的意思是格局已经确定?资本的热度是因为元宇宙而青睐这个行业,而不是因为有新的机会?

董浩:这个赛道肯定会变热。虽然2021年热度就在上升,但更多资本真正出手会在今年。我们目前更多地把目光投到Roblox上去,毕竟把“元宇宙”带火的是Roblox,在没有任何承销商的情况下于去年3月份登陆纽交所,一上市就300亿美元,最高接近800亿美元。“元宇宙”概念使得游戏行业、VR/AR,教育行业都非常关注“引擎”,因为“引擎”是一种模式,与其说是引擎不如说是平台,一个交互式数字媒体创作及社交平台。

抖音的内容是视频形式,微博的内容是文字形式,而我们的内容是游戏或者说是数字媒体。大家的模式是一样的,只是内容类型不一样。

董浩:首先看定位,不要把自己定义为一种基础的工具,而是一种内容平台。以抖音为例,你可以看到抖音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带有社交属性的内容平台,允许普通用户欣赏短视频。而另一部分是内容创作者层面,无论是抖音的视频制作也好,快手也好,提供了比较方便的剪辑工具,还提供各种滤镜、背景音乐、转场特效等,支持创作者非常方便地创作短视频。所以其实抖音是两个部分,内容创作平台+内容社交,这就是双轮驱动。如果只是定位为一个工具,和当年剪辑视频的Premiere一样,这两者的差别相信你也明白。

董浩:资本方的关注点不同。有人会关心核心技术,有人会关心用户问题。从业务角度看,还是要回归具体用例中,这样更符合公司属性,而不是科研属性。我们做引擎十几年了,一直在反思,游戏引擎不该只是技术,技术不等于商业。元宇宙热不是游戏引擎热,而是元宇宙框架下,出现一个很明确地与具体业务场景结合的东西,引擎本身只是一个技术。

董浩:可能会融资,有几个机构在接触中。但是,现在热的不是游戏引擎本身,而是元宇宙和游戏引擎,好比我们谈论现在汽车产业很热,并不是发动机很热,吸引来了投资人。

我们大概是在2019年开始反思游戏引擎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那时候没有“元宇宙”这个概念。国家当时正在管制游戏版号,好长一段时间很多中小团队根本拿不到版号,没有办法生存下来 。结果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让我知道了Roblox,我就做了一些深入研究,发现它很适合我们做教育元宇宙。

董浩:其实一切都来自于内容创作这个大口袋,模式和Roblox非常像,但是我们对它的一些缺点进行了一些改良,切入点是结合教育元素,而不仅仅是游戏。

我们现在付费用户有近1万人,合作机构20多家,并且和一些教育局正在联合举办一些活动,比如现在就有冬令营在山东、苏州等地举办。

董浩:教育是一个能够马上自己造血,不完全依赖资本去烧钱的事情。我们选择这个领域去验证自己的业务逻辑,大概在去年暑假的时候开始启动这个事情。

董浩:明确对标Roblox,变现方式也接近。虽然大家都说它是一个游戏社区平台或者元宇宙平台,但实际上它也是从教育入手。现在我们全国有很多老师关注元宇宙,于是我们形成了一个公益平台。